追蹤
東吳丹尼陳慶彰老師.現代藝術插花教室
關於部落格
新たな視点で見慣れたものを再発見しましょう

  • 6055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060429泰北高中老師演講其二─心得

這一場演講是老師目前教學生涯告一階段的演講。接下來老師就要辭去教職,明年就要去日本追求自己的夢想。 想到自己追隨老師這短短的一陣子,無論是插花班或日文班,我都一直覺得,相見恨晚。 我覺得老師本人,完全把他的藝術理念鎔鑄在自己的人生觀裡面。老師的「協調」真的很令我著迷。當時老師曾說過的「他的女友說他是最協調的人」,我完全可以了解。傳統與新潮、文化與創新、做作與不做作、規律與不規律、秩序與非秩序的結合。兩種乍看是完全衝突的事物被合在一起,正是這種協調性深深令我感動。那就像尼采在《悲劇的誕生》裡面說的,太陽神阿波羅的理性、秩序、自制、規律,與酒神戴奧尼索斯的醉狂、無秩序的生命力結合在一起,才產生扣人心弦的希臘悲劇。我為著兩種乍似不同的力量的結合,深深地感動著。打從出生開始,我就不斷地在男性氣質與女性氣質之間掙扎,不斷地被教養著言行、打扮「更像女生一點」;但現在我真的覺得,可以兩種兼具併行不悖,可以溫柔也可以強悍,可以感性也可以知性,至於像所謂的「男生」或「女生」根本不重要。老師曾說,他承受自己的形象是很辛苦的。對於溢出社會想像範圍的人,通常會被以怪人稱之加以排斥;加上泛語言主義的思考,我們只能很像「男生」或者「女生」的二選一分法,「性別」這兩個字其實緊緊地控制我們的思維─語言絕對不是中立的,他充滿著文化的積澱。我也可以了解,老師的打扮在保守的華人世界的想法裡,是多麼地難以接受。 但是藝術就是要複雜化的衝擊,不是嗎?條列式的自然哲學,想為我們尋出公式真理,把人類社會簡單化;但是藝術和文學就是要複雜化,深刻化人性;如果人只有兩種樣子,極端都是互相排斥的,就沒有藝術與文學存在的空間了。強調獨特性,但又不全然是互斥性;調和乍似衝突的價值觀、特質,卻又不失卻雙方的本性,對我來說這種美的力量才是更強大更令我動容。 當你把自己丟進「一定」的框框,每個人其實就跟《美麗新世界》裡複製出來的人沒兩樣,漸漸成為馬庫色筆下的「單向度的人」,總是「KITSCH」(米蘭昆德拉語,媚俗)。在今日,資本主義漸漸收編大家的美感和審美觀;為了被接納,我們只能認同主流價值,漸漸地被齊一化。也難怪米蘭昆德拉悲嘆,小說的藝術(把人性和人類世界複雜化的藝術)已經式微;人人戮力於追隨新一代的上帝─錢就是最實在的─把審美觀交給資本主義吧。無用之物─這是以金錢來衡量的─一概敬而遠之,這也難怪腳踏實在的台灣島上,沒有什麼人願意學習插花(姑且不論貴婦人),也難怪每一次招生都是這麼辛苦。 看到老師每一次辛苦招生都會很心疼。我很喜歡古詩十九首裡面這一個句子:「不惜歌者苦,但傷知音稀」我想,這句話是很多堅持自己理想的人很有共鳴的一句話吧!曲高和寡,真正苦的不是「曲高」,而是「和寡」─但,「若有知音見採,不惜遍唱陽春」(註:陽春是最難的曲子)。我不敢說我們真的懂得老師所有的好;但我們想要努力疼惜、支持老師。插花班的開課總是風雨飄搖之中,因為台灣人的價值觀追求實用、實際。老師曾說過,日本人的商品當紅,因為他們的商品追求夢想、也給人夢想。而我們的商品是不是缺乏了點什麼?實用、踏實、不看遠方,這就是我們的通病,台灣缺乏下向下深深紮根的精神。我們以金錢作為一切的度量衡,而學習模仿也是表面化的東西較多。或許該說我們太缺乏文化的深度了吧! 老師始終堅持文化與傳統的重要,和創新的融合。一面求新的同時,傳統也是不能拋棄的;二者不可偏廢─「型を学ぶ、型に縛られず」。哈日的同時,其實不能忘記在其後紮根的日本文化。學習日語,或許只不過是我們突破表層,去深度接觸日本文化的鑰匙而已。考檢定考可能還比較容易;但是學習文化的層面卻是很困難的。老師一直在插花課程裡,不斷給我們灌輸許多日本文化的觀念。而且儘管很多同學都不是那麼了解日文,但是老師還是堅持使用日文講義─從日文直接來學習日本文化,這是一個很了不起的堅持。語言會影響一個人的思考,而且帶有深深的文化積澱─所以語言不是中立的,毋寧說他代表一種思考方式、價值觀、世界觀等等。直接從語言來學習日本人的審美觀,這種方式我再同意不過了。 壓抑、委婉。珍惜每一個微小的、甚至重新發現平凡的美。沒有不能用的材料。換個角度又是另外一個天地....我們在插花之中學到了好多好多的日本文化。在義山詩讀到那種深情護惜美好初心(初衷)、感情、春天的心情,或者是「一世荒城伴夜砧」的蒼涼蘆葦,我常覺得和日本人的美感還有侘び寂び非常契合;可惜華人世界並沒有把詩詞中那些情緒化成一種美意識,我們只有大紅大紫,只有成王敗寇,只有大團圓;不會有人記得西鄉隆盛和源義經,不會有人欣賞樸素簡單的美;我們只有XX大帝,勝者的歷史詮釋權,還有「都び」。處在這樣華人文化中的我們,學習日本文化,真的開了很多新視角;尊重多樣性、學習其他的審美觀和不同的視域來發現已經習慣的景物。那種寬闊、永遠保持對事物新鮮的心、年輕的心,我想,正是老師要傳達給我們的。 老師對日本文化的了解,僅能從此演講略為管窺一二而已。不知道的部份,卻又是仰之彌高,鑽之彌堅;一直很想要像海綿一樣貪婪地吸收老師所說的所有一切!老師是我看過最哲學的老師。他把自己的藝術觀,完全融進去自己的生活之中,卻又搭配地如此完美。那令我著迷的兩面性,老師也曾經在上課時這樣說過:「日本人把雙面性當作藝術來處理。陰與陽的調和是很美的;但陰與陽撞擊出的眩爛的火花也很美。日本人並不壓抑陰的那一面,而是兩面都很強調;這是承認人的本性,把矛盾變成藝術。」我想,用老師的話來解釋雙面性的日本文化是再好不過了。老師本人也一直努力耕耘日語教學最口語的部份,與最優雅的部份,這在台灣可謂極有勇氣的先驅者。先知都是寂寞的,一路走來非常辛苦;然而我們何其有幸,能夠接受老師的教學和人生菁華;只能說,我等何德何能,真乃銘感五內,無以為報。感謝老師給我們的一切一切,權以此文,聊表心意。曾經在義山詩中讀到一句我很喜歡的詩句:「長吟遠下燕臺去,惟有衣香染未銷。」想把這句詩送給瀟灑離去毅然追求夢想的陳老師。最想說的是─先生、何から何まで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文章分類: 插花班班史相關文件 此分類上一篇: 20060429泰北高中老師演講其一─筆記 此分類下一篇: 【口述歷史】秀嬌 ikebana at 無名小站 於 07:39 PM 發表 | 回應(1) | 引用(0) | 轉寄給朋友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回應 我現在人在上海,之前看到這篇文章很有感觸,但不知如何回應?!剛剛再看一次,突然被那句 通俗的"曲高和寡"擊中! 自己從第一期上課至今,不時向周圍的好友推薦我們班的課,但老覺 得不知如何行銷,因為沒上過老師課的人,很難體會我們的感受,加上課堂時間是周末下午,我 想這是我們班一直無法"大爆滿"原因之一吧! 但換個角度想,我們這樣班的成員若增加到40幾個人,上課的氣氛和同學間的感情應該會大大 不同吧,所以,無論如何,我們這個班正在創造歷史,為台灣的藝術史添上一筆,哪怕只是淡淡 小小的一筆!我相信像我們班這樣的上課模式與氣氛在地球上很難在找到第二班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